手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一个沉迷于怪物的宅男编剧

发布时间:2020-10-14 19:12:16 阅读: 来源:手板厂家

源丨导演帮 文丨丁尼生

“音乐小点声好吗?给我一分钟,我已经等了二十五年了。”

当吉尔莫·德尔·托罗站在台上说出这句话时,掌声雷动。这个给怪物写情书的导演,终于赢得了人类的欢呼。

吉尔莫·德尔·托罗

《三块广告牌》和《水形物语》这对金狮奖的老对手,在金球奖上再次相逢。第75届金球奖,《水形物语》和《三块广告牌》各自以7项和6项提名领跑热门奖项。

1月8日,金球奖名单尘埃落定,在威尼斯惜败给《水形物语》的《三块广告牌》,这次终于扳回一城,以最佳剧情片、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和最佳编剧拿走4项大奖,余下的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留给了《水形物语》。

但对于吉尔莫·德尔·托罗来说,斩获最佳导演,已经代表了大众对他的认可。

人鱼之恋:最重要的主角却没有名字

《水形物语》里人鱼相恋的故事,发生在1962年。在吉尔莫·德尔·托罗看来,那是个特殊的年代。“当人们说‘让美国再度伟大’时,他们就是在梦想那个时代,一个有汽车有喷气式飞机的时代,厨房都是自动的。如果你是白人,盎格鲁撒克逊人和新教徒,一切都非常伟大。但如果你是别的什么,那你就沦为了被操控的一员。事实上,一个伟大的时代,并没有改变那么多。”

《水形物语》

在电影中,最重要的主角由道格·琼斯扮演,他是好莱坞的“怪物专业户”。《水形物语》已经是道格·琼斯第六次出演吉尔莫·德尔·托罗的电影,但他饰演的重要角色“人鱼”,在演员列表中却没有名字,只能被称之为“资产”。

当被问及为什么这一角色没有一个名字时,吉尔莫·德尔·托罗说:“这个生物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对斯特里克兰来说,它代表着南美洲的黑暗,只是一个粘糊糊的生物。对于莎莉来说,这是她认识到自己本质的东西。对于俄罗斯科学家来说,这个生物使他重新成为科学家。而对于贾尔斯来说,他有一种美丽和纯真......我想让这个生物保持一种开放性。”

《水形物语》

更有趣的是,吉尔莫·德尔·托罗甚至从来没考虑,需要把一个真人演员放进他的怪物身体里这个问题。当他设计地狱男爵的时候,他曾经和他的朋友詹姆斯·卡梅隆讨论过,能否使用木偶。卡梅伦有一个规则:一个木偶可以爱上另一个木偶,但一个木偶不能爱上一个人。他觉得在这部电影中也是一样的。吉尔莫·德尔·托罗表示:“由于人物相互之间的细微差别,所以需要一个人在里面。电影里有很多是道格·琼斯才能提供的东西。”

然而,童话世界虽然美好,但要把幻想中的童话世界放在大银幕上,预算永远是个逃不开的话题。《环太平洋》和《猩红山峰》的经验教训让吉尔莫·德尔·托罗意识到,他必须得做点什么来保证他的预算不会是个无底洞。

《猩红山峰》

“在拍摄《猩红山峰》的时候我发现,如果我以2,500万美元的成本完成了它,那么它就成功了,因为它创造了7500万票房。但是因为我花了5000万美元,所以它就不成功,因为它需要1.5亿美元的票房。所以我很清楚,《水形物语》的成本必须控制在2000万美元以下。”

同时,吉尔莫·德尔·托罗又想让自己的创作拥有足够的自由,不受到外界的干扰。于是他还没有等到确认开拍,就先自己投入了数十万美元,来打造这个完全概念化的生物。为了让电影能够拍摄成功,他做出了很多努力,不仅是为了证明自己,更是为了向工作室的合作伙伴证明,他可以自由创作电影,而不需要其他资金赞助。

《水形物语》

但是,即使预算紧张,吉尔莫·德尔·托罗也知道如何面对他的终极考验——打造一条人鱼。他希望观众在看完影片后,能像自己那样爱上一个七英尺高的人鱼。

吉尔莫·德尔·托罗的做法很极端,他试图创造一个完美的游泳者身体,把他打造成一个希腊雕像。为了让人鱼变得更美,他的鳞片、腹肌、胸部和手臂上的肌肉组织都精心设计过,他还赋予了人鱼漂亮但不夸张的嘴唇和炯炯有神的眼睛。

对于《水形物语》的拍摄手法,吉尔莫·德尔·托罗尝试了以音乐剧的形式来拍摄:“没有静态的镜头。每一个镜头都在移动。起重机、台车、斯坦尼康——电影中的大部分镜头都用吊臂拍摄。”在电影中,德尔·托罗试图打造一种镜头在水中浮动的自由感,“就像游泳一样。”角色们好像随时都会闯入到音乐中来。

“这是一部对电影和爱情充满热情的电影,就像《公民凯恩》或《雨中曲》,是那种能在周末拯救你生命的电影。”

德尔·托罗:极客宅男的怪物之梦

一旦在小众的宅男极客文化圈里提起吉尔莫·德尔·托罗的名字,必然能收获许多欢呼声。这位出身墨西哥的导演,自从处女作《魔鬼银爪》以来,就一直以热爱怪物而闻名。

《魔鬼银爪》

吉尔莫·德尔·托罗完成了极客宅男的终极幻想:他的电影中,主角不是阴森邪魅的怪物,就是高大的机器战士。他电影还有更重要的是传达出了自己独特的审美:怪物是美的,善良的。

因此,他的怪物时常保有人性,甚至有时是爱与正义的形象化身。他的影片如同被温柔迷雾笼罩的阴森城堡,时常让穿梭期间的观众,感受到恐怖和温情兼具的双重体验。

这种奇特的叙事风格,与吉尔莫·德尔·托罗的成长历程密不可分。1964 年,他出生于墨西哥瓜达拉哈拉的一个天主教家庭。或许是因为爱讲鬼故事的保姆,他从小就是个精灵古怪的孩童。

四岁时,吉尔莫“在棺材里睡觉”“和魔鬼对话”的古怪行为,让虔诚的父母惊慌失措,甚至误以为吉尔莫是被魔鬼眷顾的孩子,甚至还在圣诞节他进行驱魔。

在幼年时期,吉尔莫开始接触大量边缘文化,比如日本特摄片、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等等。因此在他的电影中,处处可见老式恐怖片的踪影。而《水形物语》的缘起,也正是来源于他六岁时观看的一部恐怖电影,1954年的《黑湖妖谭》。

《黑湖妖谭》

“有一个星期天,他们在电视上播放《黑湖妖谭》,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我看见朱莉亚当斯正在游泳,而这个动物正在她身下游泳,我感到非常紧张。我既爱上了朱莉亚当斯,又爱上了这个生物。我记得六岁的我曾经说:‘我希望他们最终能在一起。’但他们没有。所以我一直在试图实现它。”

吉尔莫的“宅男”属性,从《环太平洋》就可窥见。“在美国极少有人知道——日本动画和日本科幻剧最让我激赏的就是战斗极度硬核。机甲和怪兽都会严重受损。被砍成两半,像做了切割手术似的,机甲掉了只胳膊,没了条腿。对我来讲这种体验非常直面。有此准备后,少年、青年时代我又重温过这些电影。但经过慎重考虑,我决定不在《环太平洋》中直接套用。电影里的世界很明显有这些存在的痕迹,但并非刻意模仿——只有指涉。”

《环太平洋〉

在片尾的致谢名单上,吉尔莫用了16个名字,来表达他对日本特摄片和动漫文化的热爱。除去同道好友导演阿方索·卡隆、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外,列在名单上的,都是日本著名的动漫从业者。尤其特别致敬了《哥斯拉》特摄导演本多猪四郎、《机动战士高达》创始人富野由悠季、《新世纪福音战士》总监督庵野秀明。

吉尔莫·德尔·托罗的电影中,无论主角是机甲战士,还是可怕的怪物,都仍然看重爱情、亲情和家庭。他无意制造《午夜凶铃》《咒怨》和《电锯惊魂》这类纯粹以血腥和恐怖吸引眼球的电影。

在他的处女作《魔鬼银爪》的结尾中,德尔·托罗刻意打破了好莱坞的传统,让男主角宁愿选择死亡,也不愿变作吸血鬼伤害孙女欧若拉。而在《鬼童院》中,来自异世界的鬼怪们不仅没有带给孩子们伤害和恐怖,反而成了孩子们值得信赖的人。

《鬼童院》

不过,吉尔莫也有不能控制自己作品的时候,初入好莱坞他曾与韦恩斯坦合作拍摄《变种DNA》,电影的主角是恐吓纽约地铁的蟑螂人。这反映了当时大家对怪物类型片的看法:怪物代表邪恶,人类代表善良。吉尔莫对这部电影非常不满意。“90年代我的生活里有两件事情最可怕,我的父亲被绑架了,以及我和韦恩斯坦一起工作。相比起来,绑架更好点,因为我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对于自己电影中随处可见的温情和爱,吉尔莫·德尔·托罗也有自己的理解:“我想当我们早晨醒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在恐惧和爱之间做出选择。每天早上,如果你做出了选择,那么它就不会将你定型,直到最后……结束故事的方式很重要。选择爱而不是恐惧是重要的,因为爱是答案,听起来很蠢,但这是任何事情的答案。”

《潘神的迷宫》

人爱上怪物,“以爱为名”的黑暗成人童话,是德尔·托罗所有电影的核心。在职业生涯中,他屡屡行走在矛盾之间,在人和怪物之间摇摆,时而商业,时而文艺,在墨西哥和好莱坞的导演身份之间游离不定。然而,德尔·托罗终于用他独特的魅力,把所有元素融于一体,打造出了一个黑暗神秘却又包含生机与爱的“陀螺”电影世界。

E N D

原文标题:《水形物语》吉尔莫·德尔·托罗:他花了二十五年,给怪物写一封电影情书

重庆癫痫病医院就医指南

天津牛皮癣医院哪个治青春痘

武汉耳鼻喉医院专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