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TDSCDMA试商用首月体检报告

发布时间:2021-01-20 09:16:11 阅读: 来源:手板厂家

从4月1日开始的TD试商用已经“满月”,但这个还在襁褓中的新生命,却面临许多质疑。被称为“TD之父”的电信专家李世鹤,甚至担心TD可能“安乐死”;近日TD芯片厂商凯明停止运营的新闻,更强化了外界对TD前途的关注。

TD全称TD-SCDMA(Time Division-Synchronous Code Division Multiple Access),是中国电信行业百年来第一个完整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也是与欧洲的WCDMA、美国的CDMA2000及后来加入的WiMAX并列的世界四大3G标准之一,承载着中国人在移动通讯领域独立自主的远大理想。

TD初体验

4月初的一个雨天,在中移动上海总部所在地的营业厅,《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以120元的价格办理了TD卡以及套餐,其中28、58、88元不等的套餐都打对折。记者将3G和2G的卡同时装入了中兴通讯售价3800元的U980手机。

在试商用期间,并不是所有的中移动营业厅都可以办理TD业务,大致为每个区一两个。社会销售渠道也没有开放。中移动对此保持着一定程度的低调。

利用这款目前最贵的TD手机,经过几周24小时不关机的“亲密”接触,记者对TD网络覆盖状况及TD服务多项功能进行了实际体验。具体项目包括TD手机的网络信号、可视电话、无线上网、媒体播放等。

在网络覆盖方面,上海TD网络覆盖已相当完备,但在立交桥下和地下室中,会出现信号稍弱的状况,视频通话画面偶有马赛克,只是不影响正常通信。记者采取2G和3G双网待机,有时突然跑下楼或乘电梯下楼时,会出现信号瞬间断开的问题。在地铁高速移动中,极个别的情况下,使用3G通话过后,2G手机接到来电会没有声音。

TD手机若要实现视频通话,需要通话双方使用的都是TD手机。记者发现,目前国产TD视频电话整体流畅,接通顺利,只是在高速移动和信号不佳时存在少量马赛克。事实上,由于3G网络仍处于试商用阶段,并不如GSM网络覆盖的完善,画面抖动、模糊,通话过程中的延迟、拖影、马赛克等现象不可避免。

高速移动状态下,TD的效果没有达到完美程度。此前,大唐移动和中兴通讯等曾在上海磁悬浮列车上进行过终端高速移动状态下的通信测试,最高可支持车行时速300多公里。但目前在高速移动状态下,如汽车和地铁高速行驶时,会对手机信号质量产生影响,视频通话并不流畅。

3G的典型业务手机电视也是记者大量使用的功能之一。在中移动的移动梦网上,可以实时收看CCTV和SMG的节目,在办公室和家里的情况下都能流畅播放,清晰度较高。但车辆行驶过程中画面偶有马赛克,并伴有数据缓冲现象。

高速上网是3G手机焦点业务。在理想状态下,使用TD手机上网的理论峰值速度是384kbps,但目前手机直接上网的速度还达不到这一速度。下载歌曲时,下载速度能够达到40~60kbps。但在使用TD手机浏览网页时,其与2G的体验如同是从拨号上网到宽带上网的差别,上网速度有明显的提高,网页只需等待2~3秒就能快速打开,用户的网页浏览体验感觉极好。

目前,中移动可谓为3G提供二三十个增值业务,包含可视电话、视频会议、多媒体彩铃、手机电视,以及飞信、手机邮箱、手机报等多项服务。国产3G手机基本费用与2G相当,其中视频通话为主叫每分钟0.6元。目前来看,市场对此价格标准反响不大。

从终端角度看,TD终端可接受可使用,此前外界担心的发热量大等情况,在记者的使用中没有出现,但视频通话和流媒体功能耗电量大,待机时间在1~2天,时间偏短。TD手机厂商相关人士表示,现在TD网络刚刚建立,信号不够稳定。3G手机必须不断搜索信号,手机电池的消耗便会增大,导致电量消耗,当网络覆盖情况优化后,就会更省电。

潜在第二次危机?

尽管TD试商用经过千呼万唤终于到来,但相关产业链的大多数参与者却产生了更为焦急的情绪。在TD发展没有显著加速的情况下,凯明的停运风波使得这种焦虑达到了顶点。

有业界人士认为,中移动心有杂念,不够积极。目前中移动负责10个城市中8个的TD试商用,其测试和招标可谓主导了中国TD产业的进展。但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考虑,中移动或许最希望获得WCDMA的牌照,这样其向3G演进的成本将最低,效果最好。而TD则是“苦差事”。投行们也认为,3G晚发牌对中移动最为有利,因此中移动推进TD不够快速在所难免。

对此有中移动内部人士认为,TD是国家工程、民族工程,中移动也在尽力,并非没有雄心壮志,而推进TD的速度受到政策、产业环境等综合因素影响,不是简单几句话能说清楚的。

然而,认为TD情况不尽如人意的声音确实在逐渐放大,一些专家开始疾呼要再加快TD发展,不能让TD“安乐死”。电信专家、南开大学信息学院教授丁守谦表示,TD面临潜在的第二次危机。

第一次危机是自2005年初开始,各方人士就3G上还是不上,立即上还是另找适当的时机再上,发起了一场大辩论。当时可分为三派:以经济学家胡鞍钢为首的主张马上要上,否则将落后于时代;第二派是以电信专家阚凯力教授为首,将3G比作屠龙术,认为毫无用处,应该等待4G的到来;而以电信专家李进良教授为首的一派,主张3G肯定要上,但要等待适当的时机。丁守谦认为,目前TD的发展又到了一个分歧点上,稍有不慎,将导致第二次危机。

李世鹤近日在一个业内会议上表示,TD已开始试商用放号,可是他看到的是TD快要“安乐死”。原因之一是,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让一个通信网试验了又试验,而不去市场真实大规模检验;第二,到目前为止,相关部门在关于TD的关键问题上依然跟所有人打哑谜,到底哪一个运营商会用,还不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一些支持TD的厂家日子很难过,凯明就是例证。同时,手机的大规模采购量和网络的优化也还不够。他认为,现在TD牌在运营商手上,就看运营商想不想做好。

期待产业链突进

事实上,对于TD的推动仍要想到专利和创新战略,回溯TD当时的发展决策,这些积极意义没有被冲淡,而是更加重要。

2008年,是中国3G标准TD-SCDMA诞生的第10个年头。传统意义上移动通信标准之争,具有发言权的只是美国和欧洲,因此当中国提出TD标准,一开始就面临围攻和打压。但由于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动通信市场,中国才在美国和欧洲两个利益集团的夹缝中找到出路。

在移动通讯的第一代——模拟技术时代,中国全盘采购海外设备,2500多亿元的市场没有中国厂商身影。第二代标准GSM和CDMA,中国通过数千亿元的研发投入,直到2000年,国产手机、基站、移动交换机的市场占有率都还没有突破10%。正是为了避免数千亿的专利费用,以及庞大的通信设备市场被人挤占,我国才力推TD。为了等待TD技术的成熟,中国3G牌照的发放时间一拖再拖,电信改革的步伐也随之陷入停滞,中国电信运营产业发展失衡的局面逐渐严重。

拥有中国自己的第三代移动通讯技术的重要意义,已经无需多言,上述代价也有了值得付出的理由。TD联盟秘书长杨骅指出,对于试商用中出现的困难和问题要有足够的预期,大家应该抱有一种宽容和正确理解的方式,来促成国产3G快速成熟。李进良则认为,TD目前遇到的情况并不比英国3G开通时糟糕,按照国际移动网络的运营经验,3年之后TD网络应可优化到相当好的状况。现在问题是,TD进展还是不够快,整个产业链的启动力度没有达到足够的强度——这或许是实现中国人“3G梦”最急需考虑的问题。

心动回忆无限金币版

爱彩人

零点棋牌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