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Square缔造的支付进化论用iPhone刷信用卡

发布时间:2021-01-20 11:26:57 阅读: 来源:手板厂家

杰克·多西

在旧金山硅谷的第四大街上,从布赖恩大街向右转,你就能看到许多也许预示着硅谷未来的新创公司:Twitter、Instagram、Square。杰克·多西(Jack Dorsey)是其中两家公司的创始人,在2008年底离开Twitter后不久,他就创办了移动支付业务公司Square。

他不止一次被问到如何平衡这两家公司工作的问题,“哦,我觉得,运营公司和供养家庭并没有多大区别。”他总是这样说。

多西几乎就住在Square对面,离Twitter有两个路口远。每天,他花8-10个小时泡在这两个公司里。他说,这基本是个自律问题,他把一周的工作时间按主题进行了划分,周一是管理,周二是产品开发,周三时营销……周五是内部问题。这样进行了六个月,行之有效。

Square是多西的新宠,它是多西研发的一款iPhone应用程序。公司免费提供一个白色的小型正方形读卡器,商家只需将它插入iPhone或者iPad的耳机孔,就能将之变成一台付款终端机。这个小玩意儿可以与任何移动设备仪器工作,手机、ipad甚至电脑。只要装了支持它的软件,读卡器就能用。“我们不在设备上储存任何用户信息。”多西说。

这种支付方式简化了传统移动支付的价值链,在用户和银行卡之间直接建起了通道,Square同时扮演了应用提供商、设备提供商和系统集成商的角色。

2009年12月,多西对外宣布公司开始运营。应用推出后广受欢迎,Square对商家一律只收取2.75%的固定交易费,比置办一套信用卡POS机系统便宜多了。只要有3G网络覆盖,不管移动热狗车、路边排档还是各种蔬菜市场,都可以通过Square接受信用卡支付。对于艺术家的创意市集和周末的露天市场来说,这绝对是个好消息。

Square在硅谷获得了惊人的关注。目前公司的估值已经达到16亿美元,11月6日,Square新闻发言人宣布,公司的日交易额首次达到1000万美元;在今年6月,这个数字是400万美元。

杰西是极简美学的拥护者,也是个极其重视设计的CEO。他认为,一个优秀的设计最终应当“消失”在人们的体验中:你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却体会着它带来的美好感受。他认为,支付是另外一种交流,但它从未获得应有的待遇。因此它应当被重新设计。

新的支付生态系统正在迅速变化,随着谷歌钱包的推出,几大巨头布局NFC(近场支付),移动支付领域才刚刚热闹起来。

让支付简单起来

Square的秘密在那个小巧的读卡器里。当信用卡在读卡器上划过时,它读取信用卡中的数据并转换成声音信号,再由iPhone的话筒来识别声音并发送给处理器,然后发送给Square在iPhone上的App,从App上,加密的数据通过WIFI或3G网络与Square后端服务器通讯并最终完成支付。硬件成本可以做得很低,音频输入是普通的3.5mm接口,基本主流手机都支持。人们还可以手工输入信用卡号码信息,所以没有这个读卡器,也可以完成刷卡支付功能。

这个小方块用起来也很简单,首先,插上 Square 方块,运行中的 Square 软件会检测到方块的插入状态;接着,输入收款金额,还可以附加商品照片和说明;然后刷卡,等待上传服务器处理付款事宜;支付成功后,可以当场发一封支付收据的邮件给客户。在Square的网站上,用户可以查看支付的信息,包括支付的金额、地理位置、产品图片和其他信息。

Square的灵感来源已经广为人知:多西有一个玻璃匠朋友吉姆。麦克尔维开了一家小店,出售一些手工玻璃制品。有一天,一个客户因为无法使用美国运通的信用卡而取消了订单。吉姆。麦克尔维和多西聊天时,多西突然受到启发:能不能开发一个系统,让人们用智能手机刷信用卡?

这个点子很快变成了实实在在的产品。2009年12月2号,多西发了一条Twitter信息,宣告Square正式诞生。上线之前一个月,Sqaure就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融资,最早的投资人包括硅谷有名的天使投资人Ron Conway。他后来在一次会议上分享了他的创投心得:在2500万级别的公司里,63%的创始人不是第一次创业;在5亿级别的公司里,90%的创始人不是第一次创业,他看好多西。

多西深信不疑:这就是未来支付的方式,它能颠覆银行业,彻底取代塑料卡。约有90%的美国人携带信用卡,但很多人不能直接接收信用卡支付,为什么不?

目前,在美国大多数接受刷卡的商家,都必须申请商业账户才能处理信用卡。此外还需向信用卡公司支付月度使用费、入场费和读卡器的费用,每次刷卡还需缴纳交易手续费。Square的设备是免费送的,只收取交易手续费。

对于小商户而言,省钱是一大利好,但多西想得更远。支付是一项仪式感十足的活动,尤其是信用卡支付。多西曾仔细想过收据这个问题:为什么你需要一个纸制的账单来告诉你信用卡的支付情况?为什么不直接发给你电子版的收据,并在其中记录所有信息:什么时候购买?买了什么?甚至更多信息?

于是,Square提供了一套简易的分析系统,让个体卖家们去分析了解自己的销售状况。对于消费者而言,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买了什么,买了多少,在哪里买的,比信用卡账单还要具像和清晰。

“我对创造一套新的支付系统去直接替换原有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如何改进客户的支付体验,让付费过程变得更简单,更愉快,才是我们真正关心的。”公司首席运营官凯斯。拉博伊斯(Keith Rabois)在接受《快公司》采访时说。“这正是我们的目标,用这个软件去创造一种魔力的体验。”

很快,今年1月,Sqaure又迎来两笔投资,一笔来自红杉资本,另一笔来自全球支付服务商VISA。不久后,一名VISA高管加入Square的顾问委员会。

今年5月,Square又推出了一款新的应用程序Card Case,省掉了刷卡这个步骤,但前提是商户已经储存了顾客的详细个人信息。

设想中的场景是这样的:你想喝咖啡,到达A咖啡馆100米的范围以后,A店的Square应用会通过Geofencing(地理围栏)技术自动感知到你的到来,并调出你的账户、名字和照片等资料。点了一杯咖啡,你只需要说出你的名字,收银员确认照片上的人就是你,那么她就可以按下支付确认键完成支付,你就可以端着咖啡走了。很快你也将收到一个推送通知,告知你消费金额并且给你发送一份电子发票。

Motek丝绸店和Everyman咖啡馆是这个新程序在纽约东村的两家试点。Everyman咖啡馆的老板莎木。佩尼斯以前根本不接受信用卡,因为置办一套传统的POS刷卡机和盘货系统要5000美元。现在使用一台iPad和读卡器,咖啡馆每天进行的信用卡结算达到250 美元。

今年6月,Square又迎来一笔1亿美元的新投资,这让该公司的估值达到16亿美元。现在已经签约了80万家商户,每年处理20亿美元付款。

“对于每一个企业家来说,开始是最难的,”多西在一次采访中说。“要利用那些简单的工具,比如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去除那些芜杂的细节,才能使企业运转得更快,更有创造性。”

《Facebook效应》的作者大卫。科克帕特里克(David Kirkpatrick)曾经和多西有过不止一次的深入交流。他这样评价多西:他或许属于“X世代”的一员,但他身上的理想主义情怀却让他带有一种前几代人的气质。他说,多西所有的发明都服务于同一个目标:缔造一个更高效、更人性化的社会。

城市漫步是多西最热爱的活动,他热爱观察世界上发生的一切,让人们能立即获得这些数据,从而更好、更快地改变生活。Twitter让人们和周围的世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多西认为支付也能。

移动支付的春天

智能手机的普遍使用,带来了生活方式的巨大变革,威尔。史密斯主演的科幻电影《我,机器人》里,他使用手机在酒吧买单。如今,这一天已经到来。

似乎整个社会正逐渐朝着非现金支付的趋势发展。11月4日,星巴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披露,自今年1月份为顾客提供移动支付选项以来,星巴克处理的移动支付交易额已经超过2000万美元。

好消息不止一个:Google推出“电子钱包”业务;Square的支付设备将入驻沃尔玛店内销售;Square 在欧洲的竞争者 iZettle 最近募得了1120万美元的投资。

今年4月,Square就和苹果达成合作,在全美的苹果实体零售店销售Square的支付工具,但店内并没有用Square进行结算。

苹果似乎更青睐NFC技术。市场普遍认为,苹果将在iPhone5中内置NFC芯片,支持自家的移动支付服务。NFC是“近场支付”的意思,其实这种技术已经应用得十分广泛,酒店感应门卡、非接触式交通卡、员工门禁身份识别卡,包括中国的二代身份证都采用了这种技术。

Google的电子钱包比苹果先行一步。在一个介绍NFC应用的视频里,当你把内置NFC芯片的手机靠近读卡器时,他们会从你的手机上读取支付信息,距离必须在4厘米以内,体验类似于刷交通卡。未来商店货架上的产品都会有一些类似二维码的标记,当你把手机靠近这些标记的时候,就能看到产品信息、广告和优惠券。

通过和大量商户合作,Google钱包服务目前已经覆盖了30万个万事达卡购物点。Google还宣布和Visa合作, Visa 卡将支持帐户持有者把自己的信用卡、借记卡和预付费帐户整合到Google钱包移动支付服务中。今后,通过开放接入源代码,超市可以向用户提供基于 Google钱包服务的储值卡,公司可以向雇员发放基于Google钱包服务的门禁身份识别软件,餐厅可以向用户提供基于Google钱包服务的优惠券……实现“一机走天下”。Google 更是在自己的官方主页上宣称:“未来,你唯一需要携带的塑料片就是你的手机。”

除了苹果和谷歌,包括PayPal和Visa在内的许多公司都在积极开发自己的移动支付服务。在这个领域,一家独大很难。iZettle 成立于瑞典,它和Square的工作原理类似,在今年早些时候投身于制造能读取借记卡或者信用卡的读卡器。他们的小型外接设备可以接到 iPhone 上面,然后你就可以从苹果的App Store下载他们的应用,注册帐号并使用了。

在中国,支付宝通过最新推出的条码支付业务进入线下支付市场,银联和中国移动手机钱包也在开展移动支付业务,类似square的移动支付解决方案“钱方”也已经上线。钱方比Square的小设备多了一个密码键盘,他们认为,在中国,信用卡持卡人大部分有密码,把密码在别人的手机上输入,心理上肯定不放心,且监管部门也有明确规范。

此外,更前卫的“指纹支付”也在上海逐步受到关注。陈晓峰创办的“立佰趣”是亚洲唯一运营指纹支付业务的公司,人们只要注册了指纹,绑定银行卡,就能够在签约商户消费,同时还能享受一定折扣。刷指纹的机器免费提供给商家,且不收任何手续费。通过合作折扣吸引顾客前来。

信用卡的普及用了将近三十年,对于支付手段的革新,我们仅仅看到了前奏。用ipad、手机或是指纹买单创造了美妙的体验,但距离大众接受还有一段距离,有人会小心翼翼地尝试,更多人还在犹犹豫豫地观望。人们还有许多理由可以拒绝,对于隐私的担忧是其中获得不少共鸣的选项。

商业史告诉我们,最先进的技术未必占领市场,但生活方式的进化自有它的节奏。人们今天已经快要忘记信用卡尚凹凸不平字母的真正作用。在没有POS机的时代,信用卡都是手工压单操作。商家将信用卡凸起的卡号和姓名用油墨棒压到签购单上,书写金额,日期,然后拨打收单行授权专线电话,报出卡片资讯申请授权,并将获得的授权码书写在签购单上,持卡人确认无误后签字。在欧洲的一些小城里,这种传统的操作方式仍然在使用。

现在的支付革命和十年前信用卡支付的网络化如出一辙。开始的时候消费者都小心翼翼,最后这些担心都化为乌有。

纵剑仙界官方版下载

123彩票下载官方网

体彩官方购彩app